念光孤谨

⚠快新/雷安/杰佣/忘羡/巍澜/all叶⚠不逆拆

☆不高冷傻fufu
☆欢迎勾搭
☆念光

一个置顶

这儿念光!欢迎勾搭www

墙头多
目前镇魂 第五人格 凹凸世界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忘羡/巍澜/杰佣/all叶/雷安/白黑(谢必安范无咎)

一点都不高冷鸭

年更选手(。)

就是想到什么更什么 不定时

不写连载!(因为会坑)

不要ky(严肃)

就这样

爱你们!!

【忘羡】成亲

☆ooc慎入
☆全文4000+
☆cp忘羡 带追凌玩
☆文笔辣眼
☆如果喜欢,不胜感激

     既然蓝二哥哥戏份很少就不打tag啦orz

   
   
    “景仪你快些,每次去夜猎就数你最慢。”

    “好了好了别催了我们走吧!”
   
    魏无羡经过时便听到蓝家的两个小子准备去夜猎,本就无聊的他一把拦住了准备出门的蓝思追和蓝景仪。
   
    “你们要去夜猎?好啊带上我呗!”
   
    蓝思追见他这样,本打算就这样答应,又突地想起蓝忘机出门时对他的叮嘱。
   
    “魏前辈,夜猎您还是不要去的好,含光君说过您不能去的。”
   
    魏无羡拦路的身子僵了一会儿,又咧开嘴一笑,道:“蓝湛不是出门办事了嘛,你不说我不说,他又怎会知道。”
   
    “可……”
   
    “哪那么多话,你们还去不去了,赶紧啊。”
   
    魏无羡见他犹豫不决,一把抓住两人的手腕便往山下跑去。
   
    到了山脚下,魏无羡才停下,放开两人的手,撩了一把头发,看向正在微喘的两人,道:“就你们两个吗?”
   
    蓝思追很快便缓过一口气,开口道:“还有金公子,应该已经到了。”
   
    语罢,魏无羡便远远地瞧见金凌的身影,他抬起手,用力地挥了挥。
   
    金凌皱了皱眉,看了眼魏无羡,对着着蓝思追,有些不可置信道:“怎么把他也带上了,含光君真的允许?”

    蓝思追刚想开口,便被蓝景仪抢了去:“怎么可能,含光君叮嘱了不知道多少遍,可我们也拉不住啊,一起就一起吧,多个帮手谁不乐意啊。”
   
    金凌点点头,道:“也是。”
   
    魏无羡看两人聊得正欢,也没插嘴打断,便问蓝思追:“哎思追,咱们这次是去哪夜猎啊。”
   
    蓝思追道:“大梵山。”
   
    魏无羡喃喃道:“怎么又是那,这大梵山事可真多。”又望向即将吵起来的俩小孩。“你们别吵了成吗?天天吵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吵的,夜猎还去不去了?”
   
    金凌撇了撇嘴,没好气道:“去啊,谁说不去。”话毕,金凌伸手掐诀,便御剑飞上空了。
   
    蓝思追见他这样,便也只是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带上魏无羡,跟了上去。
   
    蓝景仪兴许是有点上头,一时没反应过来,喊了声“你们等等我啊!”便手忙脚乱地掐诀御剑追去了。
   
    到达目的地时,魏无羡便看见金凌在吩咐兰陵金氏的弟子去布置带来的一百五十张傅仙网,忍不住戏谑了句:“啧啧啧,有钱就是任性啊,更何况你还是宗主呢,哎呀,这可别像当初那样什么都没抓到啊。”
   
    金凌被他这么一噎,一时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索性白了他一眼便不再去看他。
   
    “喂喂喂,我可是你大舅,有你这样目无尊长的嘛!”魏无羡也乐,毕竟也调戏了自家小侄子。
   
    蓝思追小说道:“阿凌……”
   
    金凌也不去看他,只是轻哼了一声以表听见了。
   
    蓝思追说话声音很小,可魏无羡是多精的人啊,笑道:“哟,都叫得这么亲切了,看来蓝家又要丢掉一颗白菜喽!也是可怜景仪了,每次夜猎都很尴尬吧。”说着便望向身旁的蓝景仪。
   
    蓝景仪仿佛找到知心人一般,万分激动道:“可不是嘛,每次夜猎都先来找我吵,吵完了思追还细声细语好生哄着,我就可怜了,自己消化,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这一下,闹得两个大红脸。
   
    金凌都快熟了,开口便结巴了。“闭,闭嘴。”

    蓝景仪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魏无羡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身旁的草丛忽地动了动。
   
    魏无羡蹙了下眉,在场的人也心领神会地噤了声,一手搭上了仙剑。

    从草丛里出来的,是个魂魄,隐隐发着微弱的光,看轮廓大抵是个人形的样子,借着月光,能隐约看出是个清秀的姑娘。
   
    魏无羡还没说些什么,那姑娘便开口道:“几位公子不必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也知道你们是仙门子弟,过来夜猎的,我只是…想让你们帮我一个忙。”
   
    这话听着也有趣,不害人的鬼魂到也少见,这姑娘说的也有点意思,大家也都是乐于助人的性子,魏无羡便开口问道:“那……这位姑娘想让我们帮你做什么呢?”
   
    那姑娘好似想到什么伤心事,眼眶渐渐红了起来,说话声也带上了几分哭腔。“明日是我妹妹的大喜之日,可他那夫君,是镇子上郭家的大公子,家里极其富有,性情暴戾,又是个花花公子,几天前他不知怎的就瞧上我了,若不是……若不是我拿了剪子自缢了……不然我就……”

    那姑娘顿了顿,似是有些哽咽。

    “我那妹妹自小身体就不好,大病小病年年都有,爹娘也不去管她,任凭她自己自生自灭,她却又是个善良至极的人,到也不怪爹娘,我一直照顾着她才勉勉强强地活到了现在,可现在……”
   
    “我也试过去家里让她快点逃出来,可是那男人却差人在家里布满了黄符,我便进不去了……所以公子……能不能帮我把我那可怜的妹妹救出来……还有,替我照顾她……”
   
    姑娘的语气激动又着急,魏无羡点点头,开口道:“姑娘你放心,虽说我们这些修仙的不便管家务事,但是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就是那什么……”似是想到了什么,魏无羡咧嘴一笑“逢乱必出!”
   
    听他这么说,金凌和两个蓝家子弟微微一笑表示敷衍。
   
    “对了……还没有请教姑娘芳名。”
   
    “我姓沈。”
   
    “好的沈姑娘,思追金凌景仪,你们带好佩剑,咱们跟着沈姑娘……”魏无羡狡黠一笑“伸张正义。”

    次日,镇上处处布满喜庆的艳红,那郭家公子身着喜袍,骑着马,后边的八抬大轿,所经之处,便有爆竹燃过,发出声响。

    “啧啧,有钱就是不一样啊,你说是不是啊金凌。”魏无羡咂舌道,颇有意味地看了金凌一眼。
   
    金凌一下分辨不出他什么意思,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魏无羡一定在调侃自己!索性扭过头轻哼一声不去理会他。
   
    蓝思追在一旁无奈笑笑。
   
    花轿上窗子的帘门被风吹开了一些,沈姑娘看着轿子里端正坐着的,盖着红盖头的新娘,眼神有些难以琢磨,像是不甘,又像是某种隐忍的炽热的感情,她带了点气音,开口道:“兰儿……”一直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肉里。
   
    魏无羡注意到了她,看了眼她紧握的拳头,又看了下她的神色,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姑娘对自己妹妹的感情并不简单,就像……他和蓝湛。
   
    他安慰性地说了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你妹妹救出来的。”
   
    魏无羡他们一直跟着迎亲的队伍,到了沈家,因为路程中人潮拥挤,导致他们到时,已经开始拜堂了。
   
    “一拜天地!”媒婆尖锐的声音在大堂里嘈杂的人声里十分突出,只见郭公子和赵小姐两人面对天地,拜了这第一拜。
   
    “二拜——哎!!”媒婆还没喊完这第二拜,突然刮来一阵风,四周象征性燃着的灯火突地全灭了,就连赵小姐的红盖头都被吹掉了,而那郭公子却被一股力掐住了脖子狠狠地摁在了墙上。
   
    魏无羡看了下四周,果然,是那沈姑娘嘴里一直喊着“你有什么资格”,眼睛通红地疯了一般地掐住了郭公子。
   
    魏无羡倒也没出手阻拦,还拦下了准备出手的蓝思追和金凌。
   
    金凌急道:“你干什么!没看见他快死了!”魏无羡也只是笑笑,开口道:“急什么,不给他点苦头吃他接下来怎么会乖乖听话呢。”
   
    他们不就这样看着,知道郭公子快咽气的时候,魏无羡才掐了个决,把沈姑娘禁锢住了。
   
    “公子你放开我!让我掐死这个王八蛋!!”说着不停挣扎着。
   
    魏无羡并没有理会她,走到那趴在地上的郭公子面前,蹲下,对着郭公子,轻蔑道:“哎呀,郭公子,你可真是狼狈呢,啧啧啧,真可怜”他看着咳得唾沫横流的男人,继续说着“你说,这算不算是报应啊?”
   
    那男人应该是想到自己害死了沈姑娘的事情,也不管自己缓没缓过来了,冲着魏无羡心虚的说着“咳咳咳……什么报应……我……我才没做什么害人的事……”
   
    魏无羡眯了眯眼,开口道:“哦?你敢说,赵小姐不是你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有点势力强迫的吗?”他又顿了顿,一字一句道“沈姑娘,不是你害死的吗。”
   
    那一刻,郭公子觉得,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可怕,就感觉,要把他吃了一般,于是他的语气便越来越没底了。
   
    “我……我没有……”魏无羡这下也真的看不惯他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的手就是狠狠地踩了下去。
   
    “啊——!!”那男人疼得脸都青了,面目狰狞,本就不好看的面孔显得更加令人作呕。
   
    “怎么样,疼吗?疼就对了,你把沈姑娘害死的时候,她也很疼呢。”魏无羡看着他,道出了最后一根压垮他的稻草。
   
    那男人疼得说不出话来,嘴里一直喊着求饶的话语,魏无羡才松开了他的手,把他揪起来,露出一个笑容:“以后要是再敢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废的可就不是你的手了,明白吗?”
   
    男人颤抖着点了头,便屁滚尿流地滚回了家。
   
    魏无羡打了个响指,沈姑娘身上的禁锢便也解开了。
   
    “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魏无羡寻声看过去,发现是赵小姐,只见她已经泪流满面。“你说……我姐姐她……已经死了?”她的声音极其颤抖,一双鸳鸯眼溢满了泪水,看着十分惹人心疼。
   
    “请节哀……”魏无羡看她这样,想起了什么,心情突然低落。
   
    赵小姐瞬间崩溃了,无力地直接坐在了地上,混着哭腔,崩溃地喊着她的名字,并且道出了那句藏了好几年的“我心悦你。”
   
    旁边的沈姑娘一直在喊“兰儿别哭……我还在……兰儿……兰儿”她走了过去,抬起颤抖的手,抱住了无力坐在地上的赵小姐。
   
    一个跨越生死的拥抱。
   
    等到回到了云深不知处,魏无羡的情绪依旧很低落。
   
    走进静室,发现蓝忘机一直不安地在静室里踱来踱去。
   
    魏无羡扯出一个笑“……蓝湛。”
   
    蓝忘机见他这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应答了一声“回来了。”便带着魏无羡去洗澡了。
   
    这一夜异常平静,什么也没发生。
   
    第二天,蓝忘机醒来的时候,摸了摸身旁的位置。
   
    空荡荡的。
   
    他的心一下子就被吊了起来,慌张地走出静室,一片白茫茫的,昨晚下了雪,魏无羡正坐在地上,身上只穿着单薄的单衣。
   
    蓝忘机一言不发,直接把魏无羡抱回了静室,魏无羡也没挣扎,还往蓝忘机怀里缩了缩。
   
    从大梵山回来,魏无羡一直很反常,本活泼至极的他却一言不发,什么话也没说。
   
    他们互相看着,谁都没说话,气氛非常诡异。
   
    “蓝湛……”最终还是魏无羡开了口。
   
    “嗯,我在。”蓝忘机几乎是瞬间回应了他。
   
    “……我们……成亲吧。”魏无羡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做了很大的决定才说出这话。
   
    蓝忘机罕见地愣住了。
   
    “魏婴……你……好。”他笑了。
   
    魏无羡也笑了。
   
    他们换上了衣服,白的,缓步走出静室,这时正巧下起了小雪,雪花落在两人头上,有些凉。
   
    魏无羡一直牵着蓝忘机的手,跪下了,他看着这白茫茫的一片,没有犹豫。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对拜——”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毫不意外地对上了蓝忘机的视线,他的眼神柔得快要出水了。
   
    他们额头相抵,平日里热情似火的魏无羡,眼眶竟有些湿润,他闭上眼,轻声道。
   
    “蓝湛啊……咱俩这就算是成亲啦,以后,你再也不能放开我的手啦……”
   
    蓝忘机看着他,坚定道。
   
    “不会的,永远都不会放开你的手了。”